首頁 > 社會 > 正文

賽車行業需要偶像么?在發生撞車前,都是無畏的

時間:2019-09-22 23:23:49        來源:

17年前,《三重門》出版,時僅18歲的新概念獲獎作家韓寒從一顆文學新星,當時國家喻戶曉的“別人家的孩子”,“成名要趁早”的感嘆聲中,大概沒有人會想到,這個新千年將發掘出如此多年少成名的人氣偶像——在剛剛過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出道4年的王俊凱迎來了18歲成人禮,當天0點剛過,微博的熱門話題和熱搜就已被瞬間霸屏,而海陸空的三棲應援緊接著讓粉絲陷入集體狂歡;國慶期間,小戲骨版《紅樓夢劉姥姥進大觀園》播出后不久,手機視頻客戶端點擊量過億,一群來自00后的小朋友,為國產劇上演了一次驚艷之筆;而一星期前的社交媒體,一條二十多字的微博,在24小時內獲得了二百多萬條評論,身處評論中心的鹿晗在微博上公開女友行為方式,被稱為“偶像失格”……

這是過去傳統媒體時代難以想象的局面。盡管這句話今天似乎能套用到任何一種新現象上,但是少年偶像們的出現,總是會讓我們更唏噓這一點。當一夜成名在互聯網時代已成為常態,話題焦點的大眾偶像們背后所代表的文化和行業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而這些少年偶像們,也在時代的洪流間浮沉成長。比如當年的作家韓寒,已經成為了賽車手韓寒,當紅文藝類APP“一個”的創始人韓寒,導演韓寒,“很高興遇見你”的老板韓寒。

與伴隨著社交網絡時代出現的年少成名者不同,也跟跨界的多棲明星賽車手韓寒不同,今年剛滿18歲的青年賽車手周冠宇,已經用10年的時間扎根在他身后的賽車行業,并準備在接下來的N年里只做好這一件事情。

他被媒體稱為“距離F1最近的中國車手”“中國最具潛力的賽車手”,在這些標簽下,周冠宇坦言,不希望太多的渲染,只希望跑好每一場ISa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比賽,最終實現小時候的夢想——進入F1,成為中國最好的賽車手。

這是最高級別的賽車比賽,中國13億人口,登記注冊賽車手的人數三到四千,而目前有資格參加F1正賽的賽車手為零。  

18歲的周冠宇想要打破這個零。從小時候開始,周冠宇就以F1正賽為目標,與類似韓寒、林志穎為代表的明星賽車手相比,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軌跡。也正是因為這個目標,注定了他比其他行業的少年偶像們前行將會更加艱難。

在社交網絡時代,流量即意味著關注度。越來越多的娛樂明星在開始關注賽車行業的同時,雖提高了關注度,但也為這個行業帶來太多喧囂浮夸的聲音。“但這跟我無關”周冠宇對待流量經濟,有著不符合自己年齡的冷靜。

賽車行業需要偶像么?無孔不入的娛樂化包裝、粉絲的追捧,以及更為直觀明顯的微博點擊量能提高賽車比賽的關注度嗎?我們邀請到青年賽車手周冠宇,通過他來透視當下的賽車環境,以及他與賽車之間故事。

年輕車手在發生撞車前,都是無畏的,因為必須要掙名次

鳳凰青年:今年剛滿18歲,對自己以后有哪些新的期待?

周冠宇:從小時候就一直想在外灘過生日,今年實現了。最開心的是18歲之后我就有資格去申請F1超級駕照,獲得F1超級駕照需要先把路考的駕照考好,就是普通C1駕照拿到,這個拿到之后,還要去獲得足夠的40分積分,才能去考。

鳳凰青年:算起來到今年為止,你已經在英國學習了5年了吧,12年那會為什么會選擇去英國學習?當時你在國內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周冠宇:因為在國內已經沒法繼續往上走了,只能去英國,當時是卡丁車、車手是最強國家,現在也是,所以就到英國開始訓練比賽上學。國內的賽車環境比起歐洲還是比較落后的,所以一開始肯定要在國內開,跑的成績好了然后沒法往上走,只能出國了。

鳳凰青年:當時的中國賽車環境落后在哪里?

周冠宇:從業人數來說,我們國家13億人,目前賽車從業人口在中心注冊的只有三四千,非常少的從業人數,英國一共5千萬人口,F1車手都出了30、40位了,我未來的目標就是成為第一個參加正賽的中國F1車手,我們國家到目前為止還是零。

而且最關鍵的是外國的青訓體系特別完善,現在真正方程式的起步是F4,F4往上是F3,就是我目前在跑的,F3過了就是F2,最后才是F1,國內現在最高級別的方程式是F4,而且競爭并不是特別激烈,在中國拿了F4冠軍,國外并不十分認可。

鳳凰青年:但你當時年紀那么小,參加國外的比賽,跟國外的隊友訓練,他們會對你有偏見么?

周冠宇:剛開始去的時候我是新手,大家會撞我。因為當時在那邊,也就只有我這唯一一個中國車手,而且之前也沒有過,年級又小,和他們一起跑這么高級別的賽事,他們會瞧不起我的技術,所以會在技術上欺負、會在比賽當中擠壓,但這其實跟國籍沒關系,他是瞧不起你的技術,當我的技術上來了,總是在前三了,小孩之間很快就開始佩服我,私底下還是比較友好的。

鳳凰青年:有沒有在比賽中經歷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周冠宇:現在還記得的是有一次跑F3的時候。那次比賽第一場失誤了,當時下雨,賽道很滑,我撞出去導致手受傷了,也是運氣不太好吧。因為手受傷,就沒能跑出好成績,之前練習賽都還好,排位賽跑的還OK,差一點點就可以跑到組里第二,結果組里第四,挺遺憾的。F3比賽沒有助力轉向,手握不住方向盤還蠻痛苦的,街道賽也沒法超車,因為街道太窄了。

鳳凰青年:你剛剛說在比賽過程中“撞車”,“撞車”在賽車過程中經常發生嗎?

周冠宇:對,經常發生,尤其是街道賽,那場比賽的周末好多好多人都撞了,因為街道賽跟普通賽道不一樣,普通賽道有緩沖區,街道賽失誤一點點后果就是撞墻,法國pau街道賽直接是90度的直角,一旦失誤撞上去后果很嚴重。

鳳凰青年:在電視上看到過有賽車被撞飛出去,太可怕了。

周冠宇:我之前也被撞飛過,就是在前年,也就是2015年奧地利A1的那場比賽,當時還是有意識的,車隊急救人員馬上給我做了急救措施,頸椎在賽場上做了急救固定,到了醫院之后做的全身檢查。

鳳凰青年:受傷會對比賽有哪些影響?

周冠宇:會在接下來的前幾場比賽中有一點點恐懼,其實也不算恐懼,有點害怕,會開得相對保守。原來就是百分之百的沖刺、踩油門也是,但是受傷之后再上場比賽,可能會稍微保守一點,速度會減緩一點,適應了之后會好很多。

年輕車手在第一次撞車之前,永遠都是拼命的,撞了車之后才開始意識到“我要小心一點”,但是這個小心也僅僅停留在恢復后的第一次比賽,幾圈跑下來,又忘記了,因為必須要爭名次。

鳳凰青年:聽說車手黎智聰之前也因為被撞之后導致脊椎受傷,所以脊椎受傷對于車手來說是致命傷么?

周冠宇:他跟我是在同一個賽道上受傷的,黎智聰是去年跑,我是前年跑過那個賽道。車手如果脊椎受傷,差不多就不會再繼續跑這么高級的賽事了。方程式比賽會比較危險,房車賽事稍微安全一些。

賽車手的天分首先必須是快,秒表是不會說謊的

鳳凰青年:外界對你的評價經常會出現“天分”這個詞,你覺得“天分”對于賽車手來說重要么?怎么才能看出是不是有這個“天分”?

周冠宇:天分是可以看得出來的,首先必須是快,秒表是不會說謊的。不過天分只是一小部分,機遇、后天的努力還是更大的因素,天分的問題在于說同樣看到一個賽道,你馬上就會知道我想怎么開,每個賽道的小細節都會有影響,幾個彎下來就是好幾秒,會有感覺。每場比賽給新車手熟悉賽道的時間非常短,車感好的車手在練習賽中會適應的比較快。

鳳凰青年:所以迷戀速度算是賽車手的必備基因嗎?

周冠宇:我會迷戀,因為賽車最刺激的地方就是它的速度。一般來說每一分秒,零點零幾秒,都是非常重要的,每一秒就差太多了。像我們的F3比賽,零點零幾秒在法國波城的那場排位賽中,可以從第二名調到第四名,經常0.1秒之內有4個車手。

鳳凰青年:所以不斷提速也會越來越難?

周冠宇:是的,一開始想要提升0.5秒還是比較簡單的,可以看數據,自己找方法,但是想要提升最后的0.1秒,0.0幾秒是最最難的,因為要在每個彎超出自己的極限一點點,加起來才會找到0.1秒。一般來說,比賽過程中如果每圈持續比隊友慢0.3秒,那這場比賽基本上就不要試圖去追了。0.0幾秒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我要在每個動作都要做到最完美,包括車、團隊都要配合的完美,才能追上零點零幾秒。

鳳凰青年:說到團隊其實我特別好奇,一個賽車手的團隊會有哪些人?在你的團隊,每個人是如何各司其職的?

周冠宇:首先法拉利車手學院的負責人,他差不多算是我的“班主任“,他會負責管我的學習成績,也就是比賽表現;經紀公司的同事們負責幫我照看一些商業和媒體需求;不過其實在我的團隊里最重要的成員還是我的父母,他們什么都幫我做。當然還有我的妹妹,她是我認證的頭號粉絲。

鳳凰青年:我在網上看到過你的一張圖片,是拍的你用了類似于白紗布的東西包裹住了整個頭部,這是對頭部的保護措施么?

周冠宇:其實這是防火頭套,這個材料叫NOMAX,是一種防火材料,它生產出來就被要求能抵擋800度火焰抵御45秒。你知道在六七十年代的時候,賽車比賽經常會出人命,哪怕在F1里面,一年平均每三、四場比賽都會有致命事故。賽車變得比較安全還是從94年開始。所有這些你看到的防火頭套在800度火焰下,45秒之內是不會解體的,這是對于事故中危險的防護。

我穿的賽車服都是防火的,大熱天地面溫度有70多度,賽車服里面你們看不到,我還穿著防火服,那套防火服就像我們大部分國人穿的秋衣秋褲,把皮膚保護好。哪怕40多度的大熱天我們也必須全部穿上,所以一場比賽下來,渾身濕透,會脫水兩公斤。

鳳凰青年:除了服裝會用一些特別的材料,似乎賽車手的脖子也跟一般人不一樣?

周冠宇:賽車手的脖子最大特點是粗,更結實點。我們在高速過彎的時候有很強的側向重力加速度,當我們在座艙里面,整個身體是固定的,身體包裹的很好,但是頭要承受3倍自身的重量,所以賽車手的脖子一般來說脖子跟臉差不多寬(笑),有些車手更夸張一點,脖子比臉還要寬。我現在還是比較正常的。

我們戴的頭盔,后面還有一個hansdevice,是專門保護脖子的,如果是猛烈撞擊的時候,整個身體是固定住的,但是頭會突然向前拽,hansdevice就是把頭盔繃著,讓我往前的時候,脖子不會劇烈扯動。這個是03年以后才有的,再往前由于當時的材料科技沒有跟上賽車性能發展,所以車手在二十多年前是一項高危職業。    

鳳凰青年:雖然現在安全系數提高了,但是賽車聽起來還是一項比較危險又艱苦的運動,從你的角度來說,把賽車這個愛好當做職業,到底是種什么感受?

周冠宇:還是很享受這個狀態的,我喜歡這個運動,所以會一直堅持做,不會覺得有厭倦,起碼目前沒有。

鳳凰青年:參加那么多場比賽,也沒對比賽產生疲倦感?

周冠宇:每場比賽都會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都有不同的魅力,但是跑了那么多場比賽,現在也適應了,不停地在不同國家飛來飛去,進行不同的賽道測試,時間久了就適應了,沒有太多的反感,不會覺得累,不會覺得吃不消。要說疲倦的話,就是不停的在坐飛機。

鳳凰青年:很多人會覺得賽車是“富二代燒的游戲”,你反感把賽車當做游戲的說法么?

周冠宇:不反感,因為賽車肯定是需要經濟條件,但是要開出好成績,主要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所以這個我也沒什么偏見。

只要基礎錦標賽能越來越扎實,就是國家對賽車最好的投資

鳳凰青年:你怎么看現在的明星轉型做賽車手?

周冠宇:就是娛樂,他們主要是興趣愛好,享受賽車的速度給他們帶來的快樂,對我來說,肯定不一樣,我是職業賽車手,走的是職業這條道路。

鳳凰青年:其實有一些賽車愛好者在討論F1的時候提到說,中國賽車的發展已經是世界最快的國家之一,難點還是在文化。在現在的互聯網時代,關注度也算是行業發展的必要條件,有沒有想過要為中國的賽車行業做一點事情?

周冠宇:每個行業的旗幟性人物都會給各自的領域帶來很高的關注度,所以我希望我能夠成為賽車領域的劉翔,不知道這算不算野心。

鳳凰青年:所以你現在有開始進行形象運營嗎?據我所知車手其實也是需要超級明星般的自我行銷能力的。

周冠宇:其實還沒有很系統的形象運營。雖然有時候我也發些小咖秀的視頻啊什么的,但基本都是用來打發時間的。一個人在歐洲比賽有時候還是挺無聊的。作為職業運動員,我的主要精力還是在成績上。沒有成績說形象運營其實沒有意義。其實哪怕是在歐洲,能夠在F3有不錯成績就已經足夠擁有一個專業車手的職業生涯了,比如在勒芒、DTM、GT或者FormulaE。當然我的夢想還是成為中國的第一位F1車手。

鳳凰青年:其實“中國第一人”還是在奧運賽場上誕生得更多,我們現在基本已經穩居奧運金牌榜了,奧運金牌已經讓我們向全世界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但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我們通過F1來證明自己還需要多久?

周冠宇:這還是取決于國內的基礎錦標賽的發展水平。賽車不像乒乓球、羽毛球一樣擁有一個巨大群眾基礎,但是最近幾年國內的卡丁車聯賽、低級別房車、GT系列正在以非??斓乃俣瘸砷L。只要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參與賽車,就會有更多的車手跟我一樣到歐洲來嘗試沖擊F1。不過今年對于中國賽車來說已經完成了很多突破。比如我在歐洲F3上了幾次領獎臺啊,哈哈!程飛和董荷斌在勒芒站上了全場領獎臺、韓魏在絲綢之路拉力賽拿到了全場季軍。車迷們稍微耐心一些吧,包括我在內有很多人都在努力。

鳳凰青年:卡丁車其實前幾年也流行過,只是現在降溫了,大眾層面要推廣賽車運動好像真的是件很難的事情,因為要鎖定大眾的興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周冠宇:這也跟卡丁車的花費遠遠超過其他運動有關系,而且卡丁車場也比較少。什么時候卡丁車場能像乒乓球桌一樣多的話,我相信肯定就成為全民運動了,因為卡丁車真的非???!

鳳凰青年:對,卡丁車的消費高,但培養一個賽車手的成本更高。所以站在你的角度,你覺得國家花錢去培養賽車手的必要性和意義在哪里?

周冠宇:我確實還挺羨慕舉國體制內的運動員的。但是我也很清楚以每個運動員計算,賽車的投入要遠遠高于其他任何運動。大概唯一在花費上與賽車比較接近的就是賽馬了吧?不過我認為只要國內的基礎錦標賽能夠越來越扎實、越來越繁榮,就是國家對賽車最好的投資。

鳳凰青年:其實還有一種說法是國內對于“念書”的追逐,阻礙了賽車文化的發展,“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嘛,你怎么看?

周冠宇:賽車和讀書其實并不沖突。在卡丁車時期我一直是周一到周五上課、周六周日比賽,之后我在法拉利車手學院也一直都在接受跟賽車有關的課程教育。在機械工程和車身動態(VehicleDynamic)上,我其實是有很多第一手的知識和經驗的,不要小看我。所以你看很多車手在退役之后也都很輕松地拿到了與機械工程有關的碩士甚至博士學位。所以你看,這兩并不沖突。

鳳凰青年:我在查資料的時候也反復看到說“F1是體能和智力并重的比賽”,智力會直接影響到比賽結果,這是不是也算是兩者并不矛盾的例證?或者能不能幫我們解讀一下,賽車訓練是要怎么訓練智力呢?體能提升還是比較容易想象的。

周冠宇:我拿法拉利車手學院來舉例子好了。首先當然是要學一些意大利語。然后還會有數學、物理以及公關類基本課程。但作為車手一個很重要的能力是能夠在復雜天氣條件下做出一些出于本能的調教建議?,F在下雨了應該怎么調?現在大直道上是強逆風,我應該怎么調整?重剎車區的顛簸在干地狀態下好像還行,但現在下雨了我是不是應該避開那里從中間入彎?因為我是唯一坐在車里有真實感受的人,我,也只有我才能做出最準確的判斷。在這些時刻都在變化的場景中,其實車手沒辦法完全依賴工程師的。

鳳凰青年:如果從你的切身經歷回顧,在成為一個賽車手的過程中最苦的事情是什么?孤軍戰斗,還是訓練的強度?

周冠宇:應該是保持住一個正常青少年的心態吧!因為我其實沒有像大多數人一樣有一波固定的同學師長。我每年在全歐洲四處參賽,日程完全取決于F3的賽程安排。不參賽的時候在法拉利總部接受培訓,其實和我經歷相近的同齡人非常少。所以在我不比賽時都在盡力維持住一個正常18歲年輕人生活和心態。

鳳凰青年:最后總結一下,能讓你一直堅持并且享受的賽車這項運動,魅力到底在哪里?

周冠宇:賽車是非常高科技的運動,一個小部件沒有完善,就會影響整個成績,高科技的團隊精神和人車合一,還有運氣,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怎么樣。這大概就是它最大的魅力了。

    閱讀下一篇

    155平方公里的副中心,通州副中心

    導讀根據北京日報,北京市委十一屆十四次全會將于5月17日召開。研究討論《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送審稿)》,東城區、西城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