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三涉黃俱樂部背后的關系網 不同夜總會小姐可互相轉場

時間:2019-09-17 23:19:38        來源:

2016年12月23日晚,一圈警車圍住了保利劇院。劇院外的商販看得清楚,警笛沒有拉響,大批警察下車后魚貫而入。

當晚,有人在北京京儀大酒店拍到,一列長長的隊伍從地下一層走出,其有不少年女子,用隨身物品遮住臉龐,警察在一旁押送。

同日晚,北京世紀金源大飯店的地下一層,藍黛俱樂部也被警方查處,飯店內有人回憶:“基本上都帶走了,除了保潔的可能都走了。”

兩天后,北京市公安局發布情況通報稱,12月23日晚,警方查處了三處涉嫌存在賣淫嫖娼違法犯罪活動的場所,查獲涉案嫌疑人數百名。

這三處場所分別為東直門南大街的保利俱樂部、大鐘寺東路的麗海名媛俱樂部,以及板井路的藍黛俱樂部。

這場圣誕平安夜前的掃黃行動轟動京城。

新京報記者發現,這三家涉黃俱樂部背后,隱藏著一條小姐產業鏈。按照多人講述,小姐被一家公司集中招募,再被輸送至各夜總會,并可相互交換,該公司所有者因此參與到多家夜總會經營中。

2017年2月5日,新京報記者向北京市公安局詢問本次掃黃行動的案件進展情況,外宣辦工作人員表示,“現在沒有后續通報。”

保利俱樂部三人分工明確

北京東二環旁保利大廈,正門是保利劇院的兩扇旋轉門,旋轉門東南側有一側門,即為被查的保利俱樂部。如今門上貼著A4紙,上面寫道:“俱樂部因故暫停營業”。

在警方查處的三家夜總會中,保利俱樂部因其所處位置和名字,為最受關注的一家。被查前,保利俱樂部在其網站上自稱“北京天上人間之后最高端、生意好”。被查后不久,中國保利集團發表聲明稱,保利俱樂部涉嫌侵權。

保利俱樂部實際經營公司為“北京保合利佳文化俱樂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保合利佳)。工商資料顯示,2009年12月,保利大廈有限公司將大廈三層4812平方米房屋租給保合利佳公司使用,期限8年。

保合利佳注冊于2010年1月,注冊資金為1800萬元,股東為:北京湛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趙詩敏,分別占股80%、20%。

湛瀘投資的股東李學鋒持股99.9%。

按照上述信息,保利俱樂部控股人應為李學鋒和趙詩敏。但據新京報記者調查,實際情況并非如此。

2015年12月,北京君悅紫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君悅紫荊)為保合利佳公司唯一的股東,該公司歸肖亮一人所屬。同月,肖亮將保合利佳股權轉讓給李學鋒和趙詩敏。

2016年12月28日,隔著保利俱樂部大門,里面的門楣上還懸掛著“君悅紫荊控股公司保合利佳俱樂部”的橫幅。

黃華(化名)曾是趙詩敏的公司合伙人。他表示,李學鋒、趙詩敏和肖亮是保合利佳實際的三位合伙人。三人分工明確,李學鋒負責投資,趙詩敏負責安保,肖亮則負責安排小姐。

這樣的分工正與三人長期從事的行業吻合。據公開信息顯示,李學鋒曾創辦過金融投資公司,趙詩敏目前還是北京兩家保安公司的負責人,肖亮則主要從事招募小姐、模特等行業,并與多家夜總會相熟。

目前的保利俱樂部正是在肖亮手上改造裝修的。

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于2014年7月從武漢某公司處取得保合利佳公司全部股權,并裝修改造這所夜總會,經營至2015年12月。

2014年,君悅紫荊接手保利俱樂部后,官網上自稱“耗資1億5000萬元人民幣裝修……由國內知名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設計師設計超豪華巴洛克風格,內設40余間各具特色裝修豪華的大中小包房,總統套房”。

黃華表示,1.5億元這個數字有夸張成分,但裝修投資數千萬元肯定少不了。“光電梯就改造三個,以前就一個,還是公用的?,F在三個專用電梯”;“豪華程度打個比方,相當于把郊區的毛坯房改成二環內的豪華別墅”。

2015年上半年,保利俱樂部裝修完工后,君悅紫荊即發起“君悅女子天團”招募活動。通過君悅紫荊宣傳材料可以發現,此次招募以車模為主。

同期,李學鋒名下北京湛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北京財神駕到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參與贊助2015年“Hispeed我是車手大獎賽”的廣告。

賽事發起人賈冰介紹,李學鋒除了給自己公司做廣告,還“介紹朋友給我們贊助了車模”。

經賈冰確認,贊助車模的公司正是君悅紫荊。

在保合利佳認證的微信公號中,2015年4月15日,署名君悅紫荊文化傳媒的作者介紹,在完成招募活動后,賽車車模“有機會簽約本公司(君悅紫荊)成為旗下簽約藝人,并可參加公司全年活動!”

這意味著,普通人招募成為車模后,接著可進入保利俱樂部工作。

按照君悅紫荊在微信公號內的介紹,車模進入保利俱樂部工作后,她們的分檔由客人投票決定,具體流程包括:“1、服務員介紹本次活動內容(電視屏的美女簡歷);2、副理配合推薦車模進房;3、模特自己與客人交流(服務員配合)投票”。

黃華告訴新京報記者,所謂的投票行話叫選花魁,就是選出模特里的頭牌,花魁的服務費也是最高的。

君悅紫荊公司一位陪侍小姐糖糖(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君悅紫荊)就是夜總會對外招聘的稱呼,實際上公司工作就是在夜總會上班。他們用文化傳播公司的頭銜是看起來高大上一些,讓更多的美女來應聘。”

重新開業的保利俱樂部發起會員卡充值送消費券的活動。黃華還記得,2015年保利俱樂部曾規定一次性充值100萬元贈送一輛奔馳轎車。

一位曾在保利俱樂部消費過的人士稱,這里人均消費3500元左右,其中小姐小費1500元,出臺則需5000至8000元。出臺,即小姐跟客人外出從事涉嫌賣淫嫖娼的活動。

保利俱樂部大股東并非富二代

此前多家媒體曾報道,保利俱樂部第一大股東李學峰為富二代,賽車手等,而據新京報記者實地調查,李學峰并無顯赫的身世。

1月5日,新京報記者來到李學鋒所居住的東直門附近某小區。這個小區建于1993年,是一處回遷房,內部看起來比較老舊。

李學鋒居住的樓層共有十幾戶人家。當日,李家大門緊鎖,無法敲開。

“他原來把房租出去過幾年,但現在他就住這兒。元旦放假他還在家。”李學鋒的同層鄰居說。

綜合鄰居們的說法,1977年,李學鋒生在北京一個普通工人家庭,早年喪母,其父曾在位于左家莊的北京市汽車修理公司上班。父子二人曾在東直門一帶的胡同居住。隨后胡同被拆,該小區建成后,周邊拆遷戶陸續回遷。但李學鋒搬進小區,其父未再和其一同居住。

在鄰居們的印象里,胡同時代的李學鋒愛玩,曾和胡同一位老師傅習武練拳,對電腦比較在行,不過學習不算突出。初中畢業后,李學鋒就沒有繼續念高中,十多歲就在社會上闖蕩。

開一輛寶馬汽車、穿著洋氣、經常背包出門玩是小區很多人對他的印象。但鄰居們并不知道他具體干什么工作。

據了解,2001年,24歲的李學鋒就開始經商,當年他成為一家商貿公司的股東,任職總經理。2007年起,李學鋒先后注冊了北京金鵬華遠信息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北京湛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財神駕到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等,業務范圍固定在金融投資領域。

上述三家公司的經營地址均曾顯示為海隆石油大廈內。

1月13日,該地址目前已變更為巴西簽證申請中心。大廈物業人員回憶,大約兩年前,湛瀘投資已經搬離。

在工商資料上顯示,梁明輝曾為李學鋒的公司聯絡人。新京報記者聯系上梁明輝,試圖了解李學鋒緣何要涉足KTV行業,其在電話中稱“不方便回答”。

保合利佳第二股東趙詩敏此前也并未從事過夜總會行業。

趙詩敏還是北京兩家保安公司的法人代表。一家為北京京城振遠保安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另一家為中天護衛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天護衛)。

據黃華透露,趙詩敏為安徽人,年輕時即來北京闖蕩。最早他在前門一帶做黑導游,組織人招攬游客前往十三陵、長城一日游。此后,趙詩敏進入一家保安公司擔任后勤主任,不足一年時間,便自行創業。

趙詩敏名下的中天護衛公司,注冊資金6380萬,公司對外稱目前共有員工6000余人。

黃華透露,2014年,趙詩敏向中天護衛公司各高管宣布,他要投資保利俱樂部,“需要2000萬,大家合伙做生意,讓大家看著給。”

中天護衛的辦公地點位于北京朝陽區石各莊536號,是一間四合院,院內養有兩三只孔雀。

1月9日,新京報記者在該處見到趙詩敏,他留著極短的頭發,坐在一張寬大的木頭茶桌后面。

對于自己參股保合利佳,趙詩敏表示,“跟我沒關系,有關系我也不可能坐這”,但他對保利俱樂部的內幕和自己的情況均不接受采訪。

保利俱樂部前股東的關系網

“保利俱樂部的實際控制人是肖亮。”正在起訴君悅紫荊公司與肖亮的董湖(化名)說,肖亮為北京人,1971年生。

董湖是保合利佳公司在肖亮之前的實際控制人,董湖名下的公司此前全資控股保合利佳公司。

海淀法院2016年12月1日的開庭傳票顯示,君悅紫荊與肖亮被董湖的公司起訴,訴其1800萬元的股權出資轉讓款未支付。

董湖告訴新京報記者,肖亮2014年7月從其手中受讓保合利佳股份。

董的公司在2014年4月成為保合利佳唯一股東,它以1800萬收購了原股東齊鳴偉與姚寶劍的股份。

但是僅僅幾個月后,7月10日,董湖又將保合利佳轉讓給了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

“我們接手之前保利俱樂部很陳舊,是90年代初裝修的,接手后肯定還要重新裝修。”董湖說,但隨后不久,肖亮也看中了保利俱樂部,就來跟他接洽。

董湖透露,他第一次跟肖亮見面就在另一被查的俱樂部,北京京儀大酒店下面的麗海名媛。當時,肖亮作為麗海名媛的股東跟他談判,不過“肖亮自稱是麗海名媛的小股東”。

君悅紫荊的內部人士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肖亮正是麗海名媛俱樂部的股東之一。

經過數次接洽之后,董湖稱,他感覺肖亮在京城夜場混得比較開,如果他不轉讓保利俱樂部,他們自己也經營不了。

經過談判,董湖同意以1800萬的底價將保合利佳的股份轉讓給肖亮,雙方約定,轉讓后三個月之內付全款1800萬元,但完成股權變更后,這筆至今未付。

而實際上,肖亮全資控股保合利佳公司后不足半年,就把80%股份質押給李學鋒。

工商資料顯示,2014年12月28日,李學峰的湛瀘投資公司注冊第4天,借給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5000萬元,借款期限是1年。

同一天,雙方簽下股權質押協議。協議顯示,如果君悅紫荊逾期未歸還湛瀘投資借款,其所持有的保合利佳公司80%股權將歸湛瀘投資處置。

此前的2014年11月,君悅紫荊公司已將擁有的保合利佳20%股份以360萬元價格轉讓給趙詩敏。

工商資料顯示,湛瀘投資在2015年12月取得了上述股權。湛瀘投資是否因該項借款逾期而獲得了保利俱樂部股權,目前尚不得而知。

2016年12月28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海淀區大鐘寺東路的京儀大酒店。酒店1030房正是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注冊地,酒店負一層則為麗海名媛俱樂部地址。

1030房目前是酒店的客房,當日無人入住。一層大堂北側,通往麗海名媛的下沉樓梯入口被兩張桌子攔住,俱樂部大門緊閉。

這家俱樂部的迎賓臺內,遺留著一件穿起來頗為暴露的女式禮服,一雙黑色高跟鞋放在樓梯臺階上。能看出俱樂部被查當晚,工作人員尚來不及收拾物品。

大堂經理表示,2015年1030房曾被人長期包住,但這間客房肯定不能注冊為公司地址,他不知為何君悅紫荊公司能在此注冊。

2016年8月,君悅紫荊已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系。

藍黛王國

第三家被查的藍黛俱樂部位于北京世紀金源大飯店地下一層。相對于前兩家俱樂部有明顯的關聯來說,藍黛俱樂部則顯得相對獨立。

藍黛俱樂部開業十余年。最早由北京世紀藍黛貿易有限公司運營,該公司注冊于2002年,2008年被吊銷,目前由北京藍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運營。

“藍黛王國”的版圖已經擴張至全國范圍。新京報記者統計,除北京藍黛俱樂部外,藍黛品牌旗下的國內其他門店還包括:北京藍黛時空匯、北京香山藍黛高級會所(已停業)、北京藍黛俱樂部桑拿中心(已停業)、福州藍黛夜總會、濟南藍黛國際商務會所、貴陽藍黛俱樂部。

據了解,除了北京兩家藍黛KTV地處世紀金源集團旗下酒店外,貴陽、福州的藍黛KTV也均設在世紀金源的酒店內。

世紀金源文化宣傳中心總監張迎春告訴新京報記者,藍黛俱樂部與世紀金源集團的合作始于2001年福州世紀金源大飯店的開業,這也是最早營業的藍黛品牌的門店,“我們和藍黛就是租賃關系。”

公開資料顯示,此后北京、貴陽兩地世紀金源大飯店,以及北京世紀金源香山商旅酒店內,也均存在過藍黛品牌夜總會。

據工商資料,各地藍黛品牌公司的股東信息中反復出現了三個相同的名字,林征宇、呂琳和呂彬。

一位自稱是貴陽藍黛俱樂部的職工告訴新京報記者,福州、貴陽、北京的藍黛俱樂部背后的老板均為林征宇。

福建當地一位商界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林征宇和呂琳是夫妻,呂琳和呂彬是親屬。

中國企業家協會主辦的一家網站顯示,林征宇出生于福州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上世紀80年代中期大學畢業。

2008年《北京晚報》曾報道,林征宇在2000年從福州來到北京打拼,隨后的8年里,他變換了多種職業,最終決定把事業重心放到娛樂產業鏈上。

1月11日,新京報記者核實到北京北五環明天第一城地下一層,藍黛旗下的另一家北京藍黛時空匯仍在營業。

2月5日,記者獲悉,貴陽及福州的藍黛俱樂部也都正常營業。

背后的小姐生意

據董湖透露,這次北京查封的三家夜總會,多少都和肖亮牽扯上關系。據稱肖亮除了曾直接控股保利俱樂部外,還曾擔任過藍黛俱樂部的執行總經理,后來又為麗海名媛的隱形股東。不過這一信息未得到藍黛方面的證實。

而按照與肖亮相熟的黃華的說法,肖亮主要控制的是小姐團隊,保利俱樂部的小姐歸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管理,“夜場誰管人誰就管經營,掙不掙錢關鍵看人。”

2016年12月29日,新京報記者撥通了君悅紫荊在網上的招聘電話,在世紀金源購物中心五樓時代世紀會KTV,記者見到了該會所的一位經理姜某。

姜某表示,時代世紀會也是君悅紫荊旗下的一家娛樂場所,“我們有不同的店,但都是一個老板。加上被查的‘保利’、名媛匯(麗海名媛舊稱)共有上千人。”

不過在工商資料中,肖亮和麗海名媛俱樂部的關系無法體現。該俱樂部的運營方北京麗海名媛娛樂有限責任公司歷任股東與任職人員中,沒有肖亮。

據新京報記者調查,肖亮的君悅紫荊公司主要業務就是招募小姐。在網上,目前還有很多條關于該公司招募模特、禮儀小姐的廣告。

君悅紫荊公司正是通過招募小姐,然后向不同夜總會輸送,肖亮和多家夜總會因此建立起聯系。

“夜場都會找他(肖亮),給他點干股,讓他把人員帶過來,甚至連服務生都帶過來,他就負責人工了。”黃華對新京報記者透露,正因如此,不同夜總會的小姐可以互相轉場。

按照君悅紫荊內小姐糖糖的說法,具體操作小姐輸送的執行人是經理。經理、領隊、媽咪是同一類人的不同稱呼,他們手下管理眾多小姐,“想去哪家夜總會都可以跟他說,他都可以把你推薦過去。”

姜某作為經理告知應聘者,在夜總會上班,君悅紫荊對小姐的管理并不嚴格,工作時間是晚上8點到12點,入職不需要嚴格培訓,但需自帶短裙和高跟鞋。

“我們單位三令五申的開會,無論大會小會,都一再強調不要碰賣淫這個高壓線。”姜某對前來應聘的新京報記者表示,“但還是會有人去碰這個(賣淫)。”

據業內人士透露,位于京城西北部的麗海名媛俱樂部、時代世紀會、藍黛俱樂部三家夜總會,消費水平均被列為“600到1000場”,圈內俗稱為“800的夜場”。所謂800夜場,就是小姐的陪侍費一次最低800元。

“還有更高價位的場,1000、1200、1500都有,當然底價越高的場對女孩的長相、身材、身高要求也會越高。”糖糖進一步解釋。

春節前,一位在藍黛俱樂部工作的男子透露,他的一位表妹也在該俱樂部工作,去年12月23日晚其表妹被警方控制后,不到一個月被釋放,但他拒絕透露詳情。

2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外宣人員表示,對于這三家涉黃俱樂部的查處情況,“現在沒有后續通報。”

    閱讀下一篇

    中國實際控制黃巖島已4年 黃巖島

    在美軍將數架A-10攻擊機派遣至菲律賓之后,有人開始高調炒作黃巖島局勢。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稱,美軍在4月下旬已經3次派軍機飛近黃巖島